位界淫神


宇宙多大谁也不清楚,一界多大更是没人说的了得。说白了也不过是个大的环境,显微镜下也有数不尽的复杂纷繁的生态环境。这么说一界也许无穷大也许只有巴掌大,说不定或是我们肉眼看不到的大小。

摩挲市是我国西部一座废市,过去也曾辉煌过,地下产出过丰富的矿脉,几百年过去资源开采尽了,每日的大风沙外加不通水源,自然没人喜欢它,随着人们慢慢的离开,现今也就成了座鬼城,哪哪都是破败的样子,简直是拍世界末日类电影的首选。黄大彪出生在这个城市,他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是一条被遗弃的野狗把他带养的,好在8岁那年偶然进了一次山后40公里外的一个小镇,没能变成野人,那的人还不错,把大彪教成了个人,回去看看的时候狗死了,狗窝就是废市的一家豆腐坊门面—黄大彪豆腐坊,这是他出生的地方也是活了好多年的家,狗没名没姓,为留纪念就把黄大彪作为自己的名字了。废市虽破旧设施一应俱全有些电力设备竟还在运转,没事就喜欢宅在自己的废市里,见识反倒比镇上的人高,有用的知识和杂七杂八的观念嗜好都进了大彪的脑子,尤其是大量的淫秽思想,去大城市生活都不含糊,该懂的都懂。

大彪虽说是个人了,没啥谋生本领,也舍不得那狗窝,他宁愿夜里住那边白天到镇里来要口饭吃,长此以往大彪也混了个好身体,脑子开点窍,总是从废矿洞里捡些矿石,别说还真让他捡到过几块不大的金矿石。这天大彪捡到个黑黑的石头,形状规矩,六棱,每面上还有曲曲弯弯的图案,大小没有一个包子大,却异常的沉,大彪就想可能是金矿石,立刻拿着赶路到镇上换些钱来。

大城市里来了伙飙车族,玩的就是西部狂野,一水越野车,专挑这些弯弯的土路开,车速还不低。大彪走得急,路上很少遇到过车,尤其是这些高级越野车,巧了,正在一个弯道对上了,躲也躲不及,那车里的小子可能也没想刹车,碾过去了,第二辆第三辆,厚厚的黄土把大彪盖住了,车轮上的血和地上的血都被漫天的黄土淹没了,头破了,一直在淌血,都流进那块矿石里,大彪意识就模糊了,再看那块石头,血不再是流进去是被吸进去的,大彪的尸体也化成了水,整个的被吸进去,矿石漂浮到空中一闪没了,地上只留下一件破布衣服,剩下什么也没有。

大彪死了吗?其实大彪还有意识,漂泊在虚拟混沌中的意识,「我的意志即为宇宙意志,我就是万物主宰」这句话不知怎么就硬是挤进了大彪的脑子里。

不知道什么时候大彪就醒了,看不到也听不到,也没有任何的身体感受。细细一品又好像自己什么都能感受得到,宇间万物,过去以往仿佛哪里都存在着自己。这颗星上的草,那颗星上的木,环带上的小行星上的细微变化,一切的行差演变都逃不出自己的感觉,一切的运转或将要运转都清楚的很,自此大彪算是明白了,可不是穿越那么简单,这浩瀚的法则规律大小点滴不是自己这脑袋容纳得下的,不是自己替代了什么,这一界宇宙的意志并没有思想,捡到的那块矿石就是一界,死亡瞬间自己的存在渗透进这界内的角角落落,让自己融入了为宇宙意志的一部分,那句「我的意志即为宇宙意志,我就是万物主宰」就明了了,万物变化都在自己掌控中,重塑个身体也不过一念之间而已。

这个次元界面和自己曾经生活的位面十分相近,最重要的一点是它也有一颗地球,并且上面生存者人类,大彪是人,当然希望能和人类生活在一起,一想现在自己和神一样,简直兴奋地发抖,只要不毁灭宇宙,想怎么生活就怎么生活,无论如何荒淫,还不是随着自己性子来。瞳孔微微一收缩,瞬间自己就出现在了大气层表面。两块不相连的大陆,大小岛屿若干,有一块不大的岛屿紧邻西半球的大陆。大彪瞄准它就着陆了。

岛屿名叫蟹黄岛,如其名,盛产蟹黄。星球的整体科技水平和原先大彪所在地球大同小异,唯独没有发展外太空科技。岛的中心地带三面环山,敞开的一面面朝大陆,山体挡住了海风,气候温适,且交通便利,养出的人皮肤细滑白腻,十分吸引女性来此居住,慢慢的女性还真就多起来了,岛上的人口大部分都住在这,也是最繁华的的地段。大彪沿着海滩边观光边走就来到了中心地带。

大彪正走在最繁华的商业街上,生意好不热闹,不是吃就是穿,街尽头矗立着一所远近闻名的大学,好猫猫大学。西大陆多数大家族都在岛上建有私人别墅,以在闲暇时享受这宜人的气候。也巧的是时值西大陆正爆发战争,此地是不多得的净土,他们也就多有把子女送到这里来上学。为避霍乱,还有不少有钱的商人迁此居住,其中甚至有个别大财团成员。

比之大彪生活过的小镇一天一地,哪怕自己的窝,废市恢复辉煌也不过如此。

街上的女人光纤时髦穿着清凉,大彪一直在咽口水,虽说获得了神的力量,性的欲望也蠢蠢欲动,大街上人来人往不免拘谨。本来打定主意先去大学消火的,一名穿着校服的女高 中生急匆匆跑过,好猫猫大学附属中学,一个大校区,初中部高 中部都在一起,处于大学的西南,正是群山夹角的位置,除了学生老师少有旁人去那。那女学生上了一辆学生班车,大彪紧随也跟了上去。岛上三分之二都是女人,学校更盛,四分之三都是女生,这不一上车,车上人挺满就只看到五个男学生,司机都是女的。大彪要发坏了,憋很久了,这里我们就先说说大彪的能力吧,宇宙意志无所不能,一切法则都可以重新制定,水倒流都不算什么,可以把水的性质改变让它变成比钻石还硬的物质,无论是全世界的水还是眼前的一滴水。

时间、空间、物质、精神等都在大彪的掌控之内。只要轻松一想就可以任意扭曲他人的意识与认知,其实全宇宙的任何生物都在其内,而且不限数量。

就在大彪上车的一瞬间已经在扭曲人们的意识了,要不大彪不是学生也不会让上来,由于大彪的影响,五个男生在第二站地都稀里糊涂的下车了。就这样也还没空出座位来,现在在车上每个女生的认知里,大彪是个亲切的学长,内心深深爱慕的男神,心中的暗恋对象。当然不会让大彪站着了,立马的有好几名就近的女生乖巧的站起来给学长让座。大彪根本没应声,因为大彪一上车就在打量着女生们,脸蛋最漂亮的女生坐在后排,一根大马尾辫,眼睛大大的,看着就特清纯,在女生中算高个,一米七,整体看来偏瘦,全车女生都穿着统一的运动校服,具体身材还真看不出。

大彪指着一个身体还算结实的女生说道:「这位同学,学长不想坐座位,有没有兴趣当学长的小马驹呢?」「学长喜欢的我就愿意,还请学长明示。」

女生按着大彪的指示,双手和膝盖撑地趴在地上,大彪来个倒骑驴,跨坐在女生的腰上在屁股上拍了拍,又圆又有弹性,朝后排呶呶嘴:「那个大辫子的小宝贝儿,来,到学长这来。」旁边两个带着眼镜的女生羡慕的看着被大彪骑在身下的女生并叽喳的小声议论着,「竟然能被学长骑在身上,要是换做我肯定幸福死了。」「你还说,学长刚一开说我就知道学长的意思了,要不是你拦着,现在趴在那享受的就是我了。」后排的大辫子女生受宠若惊一般,红扑扑羞答答的脸:「谁是你的小宝贝儿,我才不去呢。」嘴上这么说着,脚却已经抬起来想要过去了。这时大彪身下的女生说话了,「学长,坐的还舒服吗?要不要我抬高 一点?」正和大彪心意,「屁股给学长再撅高 一点,把手搭在座位上。」大彪体重也不轻,搭在椅子上缓解不少压力,女生十分的感激,于是就更卖力的把屁股撅高。

学长亲点的机会,再加上身边姐妹的推劝,大辫子女生就低着头,娇滴滴的迈着小碎步过来了,双手放前搅在一起,只敢偷瞥着大彪。这种又纯情又懵懂的少女早就让大彪火烧难耐了,那话直挺挺的顶在身下女生的腰眼上,身下女生也是个雏,不知道大彪那话是啥,忍耐着燥热的心乖乖的埋头趴在椅子上。大彪用左手掂起大辫子女生的下巴,活像个流氓一样。

头被抬起,与大彪眼神相对的一刻,大辫子女生的那张俏脸直接就赛关公了,说红的跟猴屁股一样也不过。心口也是小鹿乱撞,蚊腻一样细小的声音:「学长,我来了!」这种表情本来是懵懂少女谈情说爱时表露的,大彪贼手一拉,「来,坐在这。」直接给女生揽下按坐在了身下女生的屁股上。少女的臀部相碰在一起,出于条件反射两个女生都是一机灵,身下女生有大彪在身上卡住,屁股往下缩了一下,大辨女生则是要起身,大彪贼手抄腰又给按了下来:「都乖乖的,不许跑。」两女生听了大彪的话感受着对方臀部异样的触感慢慢的也都平静了。大彪把脸贴在大辨女生的头发上,嗅着那股淡淡的香气,贼手就从腰上滑进女生的裤子里了,大辨女生本能的伸手握住大彪的手腕,由于大彪的精神扭曲所影响,并没有阻止大彪的进一步行动,大彪的手钻入那小小的内裤中,抚弄着那柔顺细滑的阴毛。

对着女生的耳朵轻轻吹了口气:「手淫过没有?宝贝儿。」「学长,手淫是什么?」大辨女生感受着大彪的贼手,那从没被他人碰触过的禁地,一种异样的感觉刺激着自己,总是想要呢喃出声音来。

大彪乐坏了,以前听过有些贪官喜欢玩处,感觉妙极了,可被玩的女生事先都有了心理准备。自己不但能玩到处,还是白纸一样的处,这可不是想有就能遇到的。「手淫嘛,对了,现场谁会?」坐前排靠窗的一个女生应声了:「学长,我会。」大彪扭头来看,是个看起来文文静静的女生,个子有些小,不足一米六,脸也小,五官紧凑,十分可爱。

倒也漂亮,只不过跟怀中的女生不是一个类型。

大彪朝她勾了勾手,「过来,给大家表演一个。」「啊?学长……对不起,我做不来。」有点出乎大彪意外,按理说现在车上的女生们对大彪的任何要求都是百依百顺的,不应该出现这种情况,大彪也不慌:「为什么呀?」「要是学长想看,可以在放学后我单独表演给学长看,可是现在同学们都在车上,我这么做不是羞死了,做不来。」「原来如此,一个人做怕羞,要是大家一起来呢,羞也是大家一起羞。」「学长,这样的话,我也还是有点……」大彪口吻严厉了些:「学长现在就想看,听话啊,现场除了司机外所有人照着她的动作一起做,有样学样,谁也不许偷懒。」众学妹异口同声:「是,学长。」众人让开把中间最空旷的地方给小个子女生,所有眼睛都盯着她,只见她悄悄的把小手塞进裤子里。「等下,把裤子扒下来再做,要扒到膝盖的位置。」大彪如此吩咐着。小个子女生一看大彪的眼神知道不容商量,面向大彪,像小解时一样自然的褪下裤子,圆滑的臀部轮廓,性器也是精致小巧。闭上眼睛,摩挲着自己的小穴入口,慢慢的又睁开眼,发现大彪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心里喜洋洋的:学长在看我,学长一直在看,我要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全给学长看到。满车的女孩都褪下裤子开始手淫,还有两个人例外,正是大彪怀里和胯下的女生。胯下的女孩手要撑住椅子,怀里的女孩是因为大彪的手在那,两人都用询问的眼神看下大彪。

「你两单独听我的。」说着大彪托起怀中女孩,往身上拉,裤子给她脱下一点,只露出小半屁股,顺手褪下胯下女孩的裤子,一个浑圆白腻的大圆臀就呈现在眼前,且女孩还努力的撅着。大彪自己的裤拉链一开,JB直接弹射而出:

「宝贝儿,她够不到,你给她手淫,照着那个学,你身子别动,学长要干啥你只管配合就好。」大辨女生没有违背,可连自己的都没弄过,何谈给别人手淫,下手就重了,几根手指一起塞进去,还挺深,力道也没个由缓到急,疼的身下女生身体一个劲的抖,大彪的座驾有些颤,就在趁她把精力用在给别人手淫的时候大彪挺枪就插进去了,直接到底,也没顾念人家是处女,只顾得自己的火气太盛,抽查也是一点不含糊,下下生猛,尽根出尽根入,男人气息飘迷整个车内,众女生在手淫中受此影响,不自觉的发出女人该有的舒爽呻吟。不消半小时射进去一发。大彪爽过了,才发觉怀中女孩早把手收回,全按在了嘴上,身下的女生也瘫软着,可不,大彪刚才驰骋的时候,那力道,两个女生谁也受不了。尤其怀里的女孩,大彪把她搬转过身,拉开她的手,「学长!疼死了,」说着眼泪止不住的流,原来刚才大彪艹她使劲时,她就疼的受不了,只是看学长正尽兴,不想自己发出苦痛的呻吟破坏了学长的兴致,这才强忍到这时候。大彪虽说一直在玩弄所有人,玩的时候也怕失了兴致,捧住她的脸,来了个长长的深情的一吻,甚至在这吻中透露着关怀和愧疚。

「我和学长接吻了,太高兴了,学长我好幸福。」大辨女生分外高兴,就好像交到了男朋友一样。真是奇妙,大彪如是想,艹都艹过了,还在为接吻而高兴。

这时公交车停了,到站了,由于大彪没说停,一路上女生们可都是一直在手淫,尤其那个小个子女生,身下湿哒哒的一滩,一直在深情的望着大彪手淫,里边应该也有一些对学长的性幻想。其他女生也都或多或少的从小穴里流出淫液。

校门上写着:XXX年XX届校运会开幕。

(恕在下对校运会没什么好印象,上学那些年校运会也只有跑步跑步再跑步,发现要写点什么还真是煞费脑细胞。)临下车时,跟大彪亲密接触过的两个女生都动不了,一个身子像散了架,一个双腿间还在滴着处女血,集合大家的力量找来两个担架这才给抬到医务室。校运会开幕式的音乐还在响着,各班级正在操场落位,看着每个班级路过主席台都要给校领导行礼让大彪很是看不惯。走上台去一脚把校长踹开了,整个学校人的思想已经被大彪渗透了,现在所有人脑子里都出现了一个备受尊敬,位置崇高的形象,这个形象比市长都大,比父母亲,名为「彪哥」亦是校长。大彪往那一坐,下一班等待检阅的学生们照旧过来,不过口号都改了,「好好学习,奋斗一生,为彪哥服务。」大彪正乐开怀,身边的副校长和书记又老又丑,真心添堵,一巴掌一个扇过去轰到一边。让身边的一个年轻女教师和女摄像师坐在两边的座位上,随后校方人员把果盘摆在桌上,女教师捻起就要喂给大彪吃,大彪一直小嘴,女教师心领神会,轻附樱唇,口对口的喂给大彪水果吃,模样像足了小情人。女摄像师敬业的把这些都录了进去。享受爷的生活同时主席台上负责演说开幕式的那个女生吸引了大彪,声音好听,人也漂亮,最重要的是她没穿校服,她穿着短款的白纱礼服,裙子刚刚触及膝盖,脚穿小红高跟鞋,明亮闪眼。女生用那动听的嗓音宣读着下一班的到来:「接下来走过主席台的是XX级XX班的同学,他们迈着激昂的步伐……(此处省略过多没用的废话),大彪就在她身后悄悄的靠近,一把抱住就上下其手的乱摸,女生也是一惊,发觉时彪哥继续干练的演说,任由彪哥肆虐。彪哥可不是空手来的,还拿着把小剪刀,没想到自己还有裁缝的天赋,在女生的演说中,裙子就被裁成齐逼小短裙了,上身也被开成漏胸装了。本来女生出于保守穿的安全裤,经过大彪的精心裁剪,俨然成了件情趣内裤,在剪成三角短裤的同时又在中间弄了个开口,就像专门做的镂空内裤一样,关键的位置显露无疑,阴毛、小穴、菊花都露在外边,没看点的地方一点没露。大彪也喜欢听她美妙的演说嗓音,干脆抱到桌子上,紧贴校长桌加了四张桌子,女生就站在这四张桌子上继续演讲,不但让大彪听得清楚还能随时一饱眼福,抬头就是无限春光。

开幕式要结束,最后还有两三个班级,向主席台走来的竟是一个完全由女生组成的班级,且都穿着水手服。这不是大彪安排的,这是大彪来之前学生们自己就想好的花样,其实前边也有些班级穿过奇装异服,都被大彪选择性的忽略了。

大彪心血来潮全是女生口号自然要改改,「我们生生世世愿为彪哥女奴,为彪哥开心奉献身体的每一部分。」不管真假,听着就带劲。主席台前行礼,大彪就在细细打量,别说,这班的姿色真好,不像其他班级的女生良莠不齐,别看高矮各异,个个都能看,全在中上之姿,又透着一股别班没有的气质。大彪当然不会轻易放她们走,胡诌两句,此班以往表现优异,不拉不拉的,但是不要骄傲,特此奖励。命人端上一口碗来,倒上鲜橙汁,左右两个女人由大彪授意,两手协力一前一后给大彪手淫,演说的女生张开小嘴接着,大彪尽量的酝酿,来了,射了浓浓的一炮,全射在她嘴里,一口没咽,连带点口水全吐在碗里,还俏皮的冲大彪张嘴伸了伸舌头,嘴里干干净净。大彪一直喜欢她说话声音甜美的这张小嘴,「跪在桌子下,给彪哥舔干净,舔干净也不要松口,给彪哥一直含着。」女生钻下去就认真的服务着,像她演说时的声音一样甜美,动作总是那么轻柔到位。这碗混合着大彪浓厚精液的鲜橙汁,又身旁的女教师亲手端给台下班级的班长,每人一小口以示壮行,每个女生喝过后都在闭目品味彪哥的训诫和恩赐。这不,演说也忙别的事去了,后边的班级一带而过,运动会开始。

西大陆插秧帝国鹅蛋军事基地,士兵们今天起得特别早,凌晨四点就在忙碌,现在一切准备就绪了。「报告长官,第九飞行中队岑雪中校已准备就绪,随时听候命令。」这是一个十分干练的女人,短发,细挺的鼻梁,乍看像邻家妹妹一样可爱,可是那张脸没有一丝表情,冷峻的气质完全的盖过了她的容貌,她的下属每每见到她都会不自觉的颤栗一下。而她报告的长官是一个年过五旬的中年人,没有中年人该有的疲态,精神矍铄,隐隐表露出多年位居高官的那种威压。中年人看了看女军官,微露赞许,语气深长的说:「豆豆大陆(西大陆)我插秧帝国地处东南,最为富庶,科技、军事皆强于他国,而我们却只占据不足大陆五分之一的领土。只因为我们没有过神祗,现在我们也迎来了一位东大陆的神祗,相信我国会强大起来的,现在我命你去竹竿民主国的蟹黄岛,轰平中心地带,大苹果帝国的莎莎公主在那上大学,现在她就在岛上。这是我们好不容易弄到的麻雀君主国的轰炸机,一共53架,没有加装返航的油料,不要留下任何证据,帝国以你们为荣,愿我们的神保佑你成功。」「保证完成命令。」那张脸上难得露出一些疑惑:「查鲁斯将军,神,究竟是什么,它为什么帮我们?」「神的力量不是人类可以企及的,至少现在不是,230年前,豆豆大陆唯一帝国,大麻子帝国,军事、科技远胜如今各国联合,只因为他们想要对抗一个神,一夜间帝国毁灭,连续五载,真个大陆有如地狱,就是剩下这些残存的人利用残存的科技才有现在的西大陆五国。至于为什么帮我们,这个只有神自己知道了。」飞机中队已经整队起飞,在曾雪中校的带领下分成两个纵队,从海路迂回到蟹黄岛,不超两小时蟹黄岛就会迎来它的灾难。

大彪虽说是宇宙意志的一部分,但是大彪不敢与磅礴的宇宙完全融合,那样大彪就不是大彪了,他也就彻底迷失了,所以大彪才塑造这个一个身体附着其上,加强自己的独立性,成为宇宙意志中的特殊存在。上边提到的神自然跟大彪不是一档的,顶多算是强大的个体生命。大彪不完全与宇宙意志融合,宇宙每个角落发生的事也自然不会一股脑的全回馈给大彪,大彪是选择性的想了解哪里才会知道哪里,所以以上发生的事大彪也是不知情。

运动会已经开始了一小半,看着大家都那么热情,大彪就没忍心取消男子比赛,看见那长得帅的跑得快的就有好多的女生给助威加油,甚至尖叫。以大彪现在的身份能力不必在意这种小事的,心里还是有点愤愤。可算到了女子比赛了,一看,算了,这波成色不好,没啥好看的,隔了两轮又到女子比赛,还是那样,感情长相好看女生的没几个运动天赋好的。铁饼铅球就没女的玩,也就田径比赛能看到女生,报名的还不多。看不下去了大彪不得不提出添加一些女子比赛,由各班选派长相漂亮的女生参加。大彪坐在主席台上的时候女摄像师不知道给大彪拍了多少张照,女教师口对口喂食的,身下女生口交的照了好几张,以后要放到校橱窗里展览的。有女生落位比赛了,大彪立刻叫了声停,推开身下的女生叫她继续演说比赛,自己径自走到起跑线上,一瞪眼瞪走了拿发哨枪的裁判,在几个选手身边转来转去,看好了哪个最漂亮就走到身后朝她屁股上轻轻一拍,就可以起跑了,没被拍到屁股的女生不能起跑。这样大彪就用一种卑鄙的手段操控着比赛。还有一组选手都很漂亮,不好下评论谁最漂亮,大彪干脆令她们脱个精光,只留运动鞋还穿着,脸蛋不好分就看身材,谁前凸后翘,谁奶子大,谁屁股圆,甚至大彪亲自蹲下去看谁的逼形状诱人,阴毛顺滑。终于挑出个最好的,都脱个精光了,大彪还能光拍一下屁股吗?直接挺枪就艹,见血了,都这样了,这女生肯定连走都走不到终点了,在数钱观众的瞩目下,大彪也看开了,就抱着她一步步艹到终点。

玩一会大彪回到主席台上,命人取来一大桶矿泉水,一些青枣、红枣、冻鸡蛋。吩咐身边那个一直喂自己吃水果的女教师喝水,多喝,喝不下再停,产生尿意让她憋着。过一会比赛尾声,一个男生上主席台来领奖。大彪从背后把女教师双腿成M字抱起,命女教师自己提起短裙,再次发挥裁缝天赋,连裤袜和内裤上都剪了一个小口,恰巧露出小逼,没伤到女教师一毫,连根阴毛都没碰到。大彪就问:「第几名?」男生答:「第三名。」

「第三名只能洗脸,过来蹲下。」女教师早憋不住了,大彪朝抱着的女教师屁股上一拍就激射出一股尿液,直接喷到男生脸上。「停,不许多尿,继续憋着。」,没办法,大彪下令了,女教师只好不情愿的继续忍耐。接连好几个男生来领奖,第一名可以直接把嘴贴到逼上唑一口尿,第二名是张开嘴巴凑近等待女教师尿到嘴里。到最后一个男生那,实在尿不出来了,大彪就玩弄她的小穴直到流出一股淫液来代替。

女生这边领奖更是别出心裁,由于早先知道了这个大彪很心仪的女生不是处女,大彪拿着青枣、红枣、冻鸡蛋就往演讲的那个女生小穴里边塞,塞到女生肚子鼓鼓的直喊疼,大彪又令她给自己口交到要射精的时候,插到她的小穴里,长长的射了一炮。颁奖开始,所有得奖的女生都站到台上来,大彪用刚才抱女教师的姿势抱着演讲女生,不一样的是,大彪让她自己揉肚子,像尿尿一样把塞进去的食物一个一个排出来,看着演讲女生努力排泄的可爱样子,一颗红枣出来了。

「请获得第二名的女生过来领奖。」演讲女生还要在这种情况下主持颁奖仪式,大彪觉得可好玩了。一颗混合着大彪精液的红枣被过来领奖的女生含在嘴里慢慢吸吮着,吸吮到干净才吃下。冠军是鸡蛋,这个不好出,演讲女生用双手使劲的扒开自己的小穴才出来一个。领奖完了也没排干净,小穴深处还有食物,大彪说这次排不干净,以后就要永远留在体内,可把演讲的女生吓坏了。哭着求大彪狠狠的艹自己,大彪艹的时候就使劲的往里边捅,艹的越狠,女生越高兴,其实不是女孩性变态,而是终于把小穴里的食物都艹碎了。演讲女生挺着红肿的逼,蹲在大彪前的桌子上,身下放一个空盘子,用她那甜美的声音完美的说完闭幕式的祝词的同时也稀稀疏疏的排除了体内的食物。把那些在校运会上辛勤的女教师们叫来分食了这盘美味。颁奖的点点滴滴也都被女摄像师一一拍下,这绝对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校运会。

中午在学校的食堂吃过饭,还算可口,校长也当腻了。玩玩别的呗,当个学生上会课也不错。大彪就惦念起刚才那个全是女生的班级,稍一打听才知道,还真是与众不同,那就是个特别班,女生多数出身贵族,要不也是财团千金,不仅出身好,学习成绩也都是优等。听说班主任是个女才,12 岁就获得博士学位,15 岁经商成就一方企业,18 岁那年正值战争竹竿民主国和麻雀君主国因边境纠纷爆发战争,毅然从军,擅长生活物资调度和医务治疗,立下两个二等功。战争结束后受父亲好友此校校长之请,才留在这里教授这个特别班级。其实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彪听说她是个超级大美女,只是平常有些刻薄,不苟言笑,性格也不在大彪考虑范围之内。可惜的是刚才运动会没看到这位班主任,大彪也不想用神力来了解她的长相,那样就没惊艳感和惊喜感了。

字节数:18723

【完】

评分
All other trademark and copyright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holders. All clips are collected from outside sources. No videos are hosted on this server. If you have any legal issues please contact the appropriate media file owners or host sites. And you can also contact us. JAV Free, JAV 720p, JAV Download, JAV Streaming, Jav Uncensored, Jav Censored, Jav Online, JAV Sex Movies, JAV Porn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