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医生歪传之秦洛奸母

洛莘,曾经的燕京第一美人,风韵不减当年,端庄高贵,风情万种。为儿子甘愿付出一切,甚至不惜多次色诱秦洛。可惜儿子不成器,在儿子的变态嫉恨疯狂下,被儿子压在身下,撕碎旗袍意图强奸,她却面无表情重重给了儿子一巴掌,甚至对儿子说:你只要能成为顶天立地的男人,那一天,我心甘情愿脱光衣服跪在你面前随你玩弄!

不喜欢绿又喜欢乱伦类的,所以从男主母亲这里入手,想描写一个端庄慈爱的妈妈在被歹人侮辱玩弄后,渐渐沉沦肉欲无法自拔,而又被儿子意外弄上了手,直到发现儿子的真实身份……那种心理转变,那种欲仙欲死的肉欲和心中极其坚固的道德冲击对立,不断对抗,最终还是与儿子翻滚在一起……显然失败了……第一次写文,也可能是最后一次!

那个迷乱的夜晚过去两天,秦洛才回到家中。

秦铮喜欢清静,所以秦洛的爷爷奶奶住着独立的小院,不喜别人打扰。秦洛去看望爷爷奶奶之后,就回了大宅。

几月未见,看到儿子突然归来,甘芸喜不自胜,对着秦洛又看又搂,完全一个淘气慈爱的妈妈,跟平日工作中庄重严肃的模样迥然不同。

「臭小子,终于舍得回来一次了。」甘芸以为秦洛一直在燕京忙碌,看着秦洛嬉皮笑脸的样子,微微嗔道。

「特别想你,这次特地回来看看老妈。」秦洛微笑说,他是真的很想老妈,只是这个想有两层含义。

「哎吆,到底是有女朋友的人了,嘴把抹蜜似的,越来越甜了。」甘芸打趣。

「我爸呢?」秦洛到现在没有见到过父亲的身影。

「在上海忙着呢,最近不会回来。」甘芸撩了撩耳边的发丝,淡淡说道,情绪低落。

秦洛明白父母之间的感情出现了问题,所以才被秦铭趁虚而入。可是妈妈表面装作一如既往的样子,心里面不知是怎样的痛苦无助,所有的酸甜苦辣一个人默默承受。他知道他妈妈需要的是丈夫般的关爱安慰,可他是儿子,无法给她一个男人的安慰,猛然又想到在酒吧里那个荒唐的晚上,那次是偶然,是林阳生的一次艳遇,却不是他秦洛的。

但想到妈妈一个人守着空荡荡的大宅,无数个夜晚的孤寂凄苦,无数个夜晚的孤枕难眠,秦洛感到心痛,不由得把妈妈搂抱在怀里,发自肺腑说道:「妈妈,我爱你。」甘芸欣慰的拍拍儿子的后背:「傻瓜,妈妈也爱你。」一时间,母子都沉浸在看似温馨的亲情之中。

只是甘芸商不清楚秦洛的爱不是纯粹的亲情,而她对秦洛只有母子之情。

母子二人坐在沙发上聊了好长时间,甘芸才起身说:「你在这里乖乖等着,老妈今晚给你做顿大餐。」甘芸穿着衬衫,下身的灰色长裤宽松又轻薄,走动之间,硕大丰盈的臀部左扭右扭,秦洛看得心慌意乱,赶忙转过眼来。

混蛋,这是在家里,你不再是林阳生,你是秦洛,是妈妈的儿子,不要再胡思乱想了。秦洛在心里暗暗警戒自己。

抛开不切实际的臆想,秦洛定下神来,走向厨房,问妈妈:「老妈,需要打打下手吗?」「不用不用,你老老实实等着,妈妈一个人忙得过来。」甘芸头也不回的说。

看到妈妈忙忙碌碌的身影,秦洛无奈,只得重新回到沙发上坐下来。

吃了晚饭,秦洛出去看望了一些老朋友,很晚才回到家中。发现甘芸没有休息,穿着一件淡粉色绣花丝绸睡衣在客厅看书,晓得老妈是在等自己,就说:

「妈,我回来了,你去休息吧。」

甘芸合上书本,站起身来,看着秦洛说:「那我先睡了,对了,你明天和我去一趟医院,医院有几个病人可能需要你帮忙。」「老妈有命,不敢不从。」秦洛笑嘻嘻的回应,在妈妈面前,他可以抛去故作老成的面具,随心所欲。

甘芸也对母子之间的嘻嘻嘻闹闹习以为常,给了秦洛一个白眼,伸了个懒腰,就向楼上走去,一边走一边揉自己的肩部。

「妈,你肩膀怎么了,不舒服吗?」秦洛看到妈妈的动作,问道。

「不碍事,最近医院事情多,睡得不稳,肩膀上的老毛病又作怪了。」甘芸回道。

「妈,那你等会睡,等我洗好澡,我给你按一按,定让你舒舒服服的。」秦洛对妈妈说。

「对了,忘了我儿子是中医大师呢,那老妈等着你。」甘芸微微一笑,径自走回了卧室。

秦洛洗好澡,来到甘芸卧室门前敲了敲门,听到甘芸答应,推门走了进去。

卧室里只开着床头灯,橘黄色的灯光下,一切都显得朦胧而暧昧。甘芸半躺在床上假寐,看到秦洛走进来,欠了欠身子,坐了起来。秦洛看到此情此景,恍然生出一种幽会情人的错觉:好像面前的不是妈妈,而是一个等待他临幸的美妇人。

「臭小子,发什么呆?坐着来还是趴着来?」甘芸看到秦洛一动不动的站在床前,出声问。

「啊哦,趴着吧,我给你做一次全身按摩,活动活动全身,对你睡眠也有好处。」秦洛如梦方醒。

甘芸拽过枕头,顺势面朝下躺了下来,玉体横陈,惊心动魄的优美线条一览无余,特别是从腰线到臀部,夸张的起伏让秦洛呼吸为之一顿。

待心神稍定,秦洛避开目光,弯下腰身,从妈妈的肩部开始按起,「妈,按的时候,可能会产生酸疼滞涩的感觉,你稍稍忍耐一下,不然可能起不到多大效果。」「你老妈也是医生,这些事当然知道,你放心按你的。」甘芸回道,身体渐渐放松下来。

秦洛不再言语,专心致志的为妈妈服务,距离很近,能清晰的闻到妈妈身上混合着沐浴露的香气。

从轻到重,由快到慢,然后循环往复,不停变幻着手法,从肩部到肋下,再到整个脊背,甘芸感觉到身体痛疼之中也有一种说不出的舒爽,右手紧紧拽着身下的床单,握紧又松开。

「妈,痛的话就喊出来,我不会笑你的。」秦洛察觉到妈妈的动作,轻笑着说。

「唔……臭小子……唔哦啊……我……我还忍得住……唔嗯……」甘芸语不成句的回道,竭力忍耐了一会,终于不再掩饰自己的酸涩麻痒的感觉,断断续续呻吟开来:「唔嗯……唔哦……哎吆……嗯……啊嗯嗯……」耳听妈妈如泣如诉的呻吟之声,秦洛面红心跳,全身血液都渐渐沸腾起来,胯下竟然同样挺胸抬头,蠢蠢欲动。好在灯光昏暗,而甘芸又沉浸在按摩的快感中,对此一无所觉。

躁动不安的秦洛一时没留意手上的力道,惹得妈妈啊的痛呼一声:「臭小子,这下好重,你轻点啊。」「啊,对不起,对不起。」秦洛连忙道歉。

同时,丝绸睡衣太过顺滑,秦洛又重点在妈妈的肩部按起落下,揉捏不休,睡衣下摆一点一点的滑过屁股,瞬时露出一半浑圆雪白的丰臀,在灯光下,更显得如梦似幻,美不胜收,秦洛一瞥间,察觉到这诱人一幕,眼光无法再移动半分,死死盯着,如同饥渴已久荒漠归来的人,看到一股清泉,那种渴望,那种炙热,激动不安兴奋异常。

对自己美臀半露的模样,甘芸还一无所觉,嘴里兀自轻吟不停:「唔……嗯哦……嗯额唔……」听着妈妈的娇吟,看着妈妈的半露香臀,他情不自禁的想起了在酒吧卫生间的那一幕:站在妈妈身后,扶着妈妈的蜂腰,挺着胯下啪啪啪不停的抽插,荡起妈妈的肥臀一波接着一波,肉浪滚滚……霎时秦洛胯下坚硬如铁,呼吸渐渐粗重起来,几乎要停下手去再一次抚上妈妈的美臀,就听到妈妈说:「好了好了,够了够了,儿子,不用再按了。」同时看到妈妈拽了拽自己的睡衣,盖住了屁股。

秦洛停下来,却不敢站起来,他怕妈妈发现他此时的异常,就心里虚虚地建议:「那上半身就不按了,妈,我帮你把腿部再敲打敲打?」「嗯,也行,你随便按按就去睡吧,时间也不早了。」甘芸也挺享受儿子的按摩,到底是从小学习的中医,儿子的按摩真的有点令她欲罢不能,不过她也怕累着儿子,自是不好意思叫儿子继续,听到儿子自己愿意,也就顺口答应了。

秦洛来到床尾,继续给妈妈按摩,大腿腿弯小腿腿肚子脚踝甚至脚心,都一一的敲打按揉。不一会儿,甘芸竟是舒舒服服渐渐睡去了。秦洛过了一会才察觉,于是手上动作渐渐停了下来,站起身体,听到妈妈轻柔舒缓的呼吸,知道妈妈睡的正香,秦洛心里又泛起阵阵涟漪,心中天人交战:妈妈睡着了,我……我能不能……不行……那是妈妈……不可以……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啊……不做别的,就偷偷看一看……别再胡思乱想了立即离开这里吧……,转身离去又走回又离开,一时间踌躇不定。看一看就停下来,妈妈不会察觉的。欲望再一次战胜了理智,秦洛呼吸急促的重新站到妈妈的床沿,看了一眼几眼好几眼,渐渐不能满足,伸出手指轻轻勾起起妈妈的睡衣下摆,一点一点的掀开来,同时回头紧紧盯着妈妈,心脏几乎跳了出来,扑通扑通颤动如鼓,心中悸动不安,一时不得停息。

掀开柔滑的睡衣,放在腰间。甘芸肥硕饱满的大屁股就无所遁迹,彻底落在了秦洛欲火涌动的眼中。那么白,那么大,那么翘,胯间一条白色的小内裤几乎与之融为一体。秦洛伸出手在上面虚空处作势抓了抓,他知道它是多麽柔软。哦,真想再抓在手里尽情亵玩一回啊……欲望在一点点涨大,理智在一点点缩小,秦洛看得不满足,俯下身体,把脸贴在妈妈的屁股上,凉凉的滑滑的软软的,磨蹭了一会,发现妈妈并无反应,终于用手又轻轻摸了摸,在酒吧迷离夜晚的那个触觉又重新回到了手中,只是没有那么肆无忌惮,想用多大劲就用多大劲。

细细享受了一番,秦洛不敢再有所动作,他怕妈妈岁时会醒过来,那样一来,就是跳到黄河都洗不清了。

小心翼翼的给妈妈整理好衣服,转身走了出去。

回到房间,秦洛始终无法压住欲火,胯下的鸡巴一直勃勃欲动,陡然间想到自己还留有妈妈的小内裤,匆匆翻找了出来,上面有一股腥臊的气息,还能看到许多白色风干后的印记,知道那是妈妈淫液所留,兴奋的拿在鼻尖细嗅一番,然后解开裤头,套住鸡巴上撸了起来……爸爸秦枫不在家,与妈妈整日朝夕相处,秦洛当然时时刻刻留意着妈妈的一举一动,偶尔不留痕迹的揩油吃豆腐,例如捏捏妈妈的小脸夸奖妈妈的皮肤越来越粉嫩了,撒娇似的搂搂抱抱,甘芸一直不以为意,因为母子俩以前就是如此,只是认为秦洛越来越会关心妈妈了。

这天晚上,再次给妈妈做了全身按摩后,时间尚早。秦洛回到房间,这几天下来堆积而起的欲望终于到达顶点,拿出一部之前早就准备好的新手机,添加妈妈的微信。

秦洛知道妈妈的性格,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拒绝后,没有放弃,第四次终于同意了。秦洛刚开始就给了妈妈一个措手不及:还记得十天前的那个酒吧夜晚吗?

好一会没有得到妈妈的回应,秦洛继续发送信息,更加直接:秦韵美女,我是林阳生,不记得了吗?

你怎么会有我的微信?好一会才传来一条信息。

嘿嘿,秘密。秦洛立即回应,肯回话就好。

别再联系我了,那一晚上就当是一场梦,好吗。甘芸又回道。

对不起,我也知道那一晚上只是是偶然,可是……可是我实在忘不了你……我喜欢你。

别说了!其实我比你大好多好多,已经结婚了,而且我不值得你喜欢。

我只是想进入你的身体,不会介入你的生活。秦洛突然回了一句直白露骨的话,心有惴惴。知道妈妈肯定不喜欢这样的对话,十分害怕自己会不会被拉黑。

好一会没再见到回应。又赶忙补充:对不起,知道你是一个端庄优雅的人,可这确确实实是我的心声。

这一晚,甘芸再无回应,秦洛自顾自的说了很多钦慕的话,都石沉大海,好在信息都能正常发送,知道自己没有被拉黑,秦洛暗暗为自己鼓励,有戏,别放弃。

连续几晚,秦洛都坚定不移的给妈妈发信息,按着老妈的喜好,侃侃而谈,而且话题越来越开放,逐步挑逗妈妈,试探妈妈的底线。甘芸甚少回应,只是偶尔给予一次信息:你再胡说,我就把你拉黑了。

妈妈,我不相信你不想要的。这天晚上,秦洛发了很多露骨的男女图片给妈妈,然后回了最后一句:明天晚上6点,我在金辉大酒店2楼301等你,不论你来不来,我都会一直等下去……这几天,甘芸很高兴,因为儿子一直陪着自己。可是那天晚上,被那个叫林阳生的男人加了微信之后,甘芸就忧心忡忡起来,一直心事重重,她知道她只要把他拉黑,永不联系就可以了。可不知为什么,总在最后关头又悄悄放弃,虽然有一搭无一搭的断断续续聊着,可是那个年轻男人一直不肯放弃,终于在昨天晚上回了一条再一次约会的信息。虽然心里有时候特别躁动,特别想要,可是不行,绝对不行,儿子还在家里呢。绝对不可以让儿子发现一点蛛丝马迹。

她不知道,每天晚上与她聊天的,正是一墙之隔的她的宝贝儿子秦洛。

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能坐地吸土,甘芸正是刚刚四十岁许的年纪,一个女人最成熟最妩媚的年龄,长久得不到丈夫的滋润,她又不是圣人,怎么会没有欲望呢,更何况,她的肉欲被秦铭彻底激发出来后,她一直都在苦苦压抑自己,虽然在那个迷离的夜晚偶然释放过一次,可是食色性也,每隔两天,她都能感觉到身体里热烘烘的痒痒的,像是有千万只羽毛在轻轻撩拨着她的性欲……回到家里,意外的发现儿子不在,打电话给儿子,儿子回了一句:妈,我今晚在朋友这里,不回去了。

怎么会这样,本以为再次看到儿子,有儿子陪着自己,可以不去想那件事,可以坚定的阻止要去的冲动!可是,这个时候,儿子偏偏不在家!自己该怎么办……金辉大酒店房间内,秦洛站在镜子前,左看右看,仔仔细细的从头到脚查看一番,发现自己身上没有秦洛往日的一丝一毫模样,这才彻底放下心来。他当然再一次化身为林阳生,发型,声音,面貌,气味,统统完完全全变成了一个并不存在的人,只为了能够再一次享受与妈妈的激情,再次与妈妈尽情的享受鱼水之欢,细细品尝妈妈的味道!

可是,坐等右等,直到三个小时过去了,佳人依然一无所踪,秦洛想妈妈大概不会来了。看着摆在台子上的红酒和甜品小吃,微微叹口气,算了,今晚就在这里呆一夜吧,反正跟妈妈说过不回去了。

正在灰心丧气之时,听到了敲门声。秦洛精神一振,奔了过去,打开门,妈妈果然袅袅婷婷的站在门外!

妈妈,太美了:戴着墨镜,长发挽在脑后,嘴上涂着淡淡的口红。上身一件白色衬衫,胸脯高耸,几乎破衣而出,下身一条宽松黑色休闲长裤,看起来简约干练,端庄优雅,标准的都市时尚女郎,若不是妈妈,秦洛以为门外的美女不过三十左右!

终于等到了姗姗来迟的美人妈妈,秦洛心情激荡不已,匆匆把妈妈拽入房间,关上了门,压着嗓音说:「我以为你不会来了呢。」甘芸摘掉墨镜,躲开秦洛直射而来的目光:「只有这一次。」不知是说给秦洛听还是安慰自己,女人啊,总是心软口硬。

秦洛殷勤的把墨镜和小包接过放在柜台上,回头说:「要不要先吃点东西?」甘芸打量了房间一眼,看到秦洛就穿着一件浴衣,心想,事已至此,就早早做完早早走人。随即不再磨蹭,对秦洛摇摇头,走去了洗澡间。

卫生间的玻璃门是完全透明的,秦洛把妈妈的动作看得一清二楚,一个女人在你眼前宽衣解带,款款褪尽所有衣物,而且是一个风姿绰约风情万千的成熟美妇人,更何况面前的美妇人是自己的妈妈,那种世间罕的美景,又有几人能够得享?

脱掉衬衫,脱掉紫色文胸,两只大奶欢跃而出,微微颤动,丰挺莹润。此时甘芸的上半身已经一丝不挂,看到外面的年轻男人目光一瞬不瞬的像钉子一样盯着自己,甘芸脸色微红,稍一犹豫,转过身,背对着秦洛的目光,轻轻褪下黑色长裤,弯腰半蹲的刹那,肉感肥硕的大屁股随着动作在秦洛眼瞳内越来越大,越来越饱满浑圆,而且胯间一条红色蕾丝内裤,更衬得大屁股晶莹剔透,白的像雪。

秦洛浑身燥热,差点喷出鼻血,没想到妈妈穿着一件这么小的内裤,几乎陷在屁股缝中。最后甘芸褪去仅有的小内裤,终于浑身赤裸裸,一个绝美的女子胴体展现在秦洛的眼中。

近一米七的高挑身材,丰乳肥臀,身材比例极佳,线条极为优美,丰满修长的大腿,虽然不是盈盈一握的细腰,却绝不臃肿,整体看起来真是美艳绝伦。

秦洛几乎有冲过去和甘芸一起洗的念头,可是不能那么做,他现在是林阳生,在水流的冲洗下,他的身体肯定会被发现有问题。

秦洛仰躺在床上,欣赏美人妈妈洗浴,毫不眨眼,舍不得错过任何一个瞬间。

他要把这一幕美人妈妈出浴图深深印在脑海里,留有以后细细回味。

洗好澡,甘芸穿着浴袍走了出来,秦洛拿着一杯红酒递了过去,两人碰了碰,甘芸一饮而尽,走到床边做下来,低下头小声对秦洛说:「灯光太亮了,能不能把吊灯关上?」关了灯,秦洛也怕自己的身体会被妈妈发现破绽,毕竟不是在酒吧那次,不用脱光光。留下床头灯,秦洛也坐了下来,毕竟两人是第二次见面,昏暗的橘黄色灯光下,两人心里也能够渐渐放松开来。

甘芸在性事上一向是自矜保守被动接受的,秦洛当然率先发动攻击,伸头去含甘芸的小嘴,甘芸并不拒绝唔嗯一声就被衔住了小嘴,两人唇来舌往,亲吻一番,秦洛慢慢抱着甘芸放倒在大床上。把自己的浴袍脱去扔在一边,解开甘芸浴巾的系带,甘芸赤身露体的暴露在秦洛的身下。秦洛并不急色,他决定要细细的品尝妈妈,不放过她身上任何一寸地方。甘芸闭着眼,酥胸起伏,两只乳房抖动不安,任由秦洛动作。

秦洛伸出舌头,从甘芸的额头眉毛鼻子脸颊耳朵一一吻起,顿时吻如雨点落下,舔得甘芸的面部湿漉漉的,甘芸情动的睁开眼,刚想呻吟,小嘴又再次被秦洛捉住,两人舌头连着舌头,双双交缠一起,甘芸主动的伸出双手抱住秦洛的头,吻了好久,直到两人呼吸将近,才恋恋不舍的分开双唇,两嘴之间甚至有一条细细的口水丝线连黏未断。甘芸情欲如潮,眼里水光闪动,似要滴出水来,双腿不自觉的夹紧了秦洛,渴望更进一步的接触。秦洛感受到妈妈的动作,虽然诧异妈妈如此轻易的被激起欲望,清晰的察觉胯下暴怒的鸡巴触着妈妈的阴毛,龟头上麻痒不已,可并不急于插入。在妈妈的耻毛上蹭了蹭,就彻底趴在妈妈身上,鸡巴同时压妈妈的小腹上,感觉像是陷进一堆棉花里,柔柔软软爽爽滑滑,还有一丝丝微凉,舒服极了。左手抓住妈妈右边的大白奶揉搓玩弄,嘴里把妈妈的左边奶头含在嘴里,吸吮嘬弄,不一会儿,就感到两个奶头硬挺起来,并不停下,一会抓抓摸摸搓搓做奶,一会吸吸舔舔右奶,换来换去,直到两个大奶上都水光粼粼才罢休,继而一路从妈妈胸部吻到小腹,在肚脐眼处停留片刻,看着妈妈双手紧紧抱着自己的头压在她身上,嘴里吟叫不停:唔……嗯……啊……嗯嗯……嗯呜嗯……啊恩……秦洛狠狠嘬了嘬妈妈的肚脐,从怀里抬起头来,挣脱妈妈的搂抱,甘芸媚眼如丝微感诧异的望来,秦洛笑笑说:「等一下。」说着起来把刚刚未喝多少的红酒拿来,倒了许多在甘芸的白白嫩嫩的肚皮上,又继续趴在甘芸身上舔弄。凉凉的淡红色酒水从雪白的胸腹一路顺流而下,瞬间打湿了阴阜上方的屄毛。甘芸从未体验过这样的玩法,情欲一波波堆积,肉穴内淫水横流,湿漉漉一片。

秦洛把妈妈身上的红酒舔得干干净净,一丝不留,才来到他魂牵梦萦的出生之地。阴毛都被酒水或者妈妈的淫水打湿了,丝丝缕缕的纠结在一起。其实甘芸的阴毛不是很浓密,只是阴毛都漆黑卷曲,又长又粗,所以看起来黑乎乎一片。

阴阜上方多一些,肉穴两旁均匀分布,很少。甘芸的肉穴虽不是馒头穴,但也相当饱满,特别是大阴唇很肥厚,而且颜色并不深,只是鲜红色稍深一点,赭褐色的肉缝间,波光盈盈,打湿了一片床单,可见其是个水多的女人。

啊,这就是我出生的地方,秦洛第一次真真切切的把这个妈妈身上最神秘最禁忌的地方瞧得一清二楚。

甘芸发现秦洛做起来,在细细观察自己最羞耻的部位,面如滴血的阻止道:

「别,别再看了,求求你。」

秦洛置若罔闻,伸出颤抖的手把妈妈的阴毛梳理一番,然后整个手掌盖住了外阴,细细抚摸,甘芸不可抑制的娇吟,双腿不安的搅动,把床单都打乱了。

「嗯啊……好人,求你了,不要。求求你……」甘芸只能委婉的提示,她早就受不了了,她需要被捅穿需要被灌满来缓解滚滚燃烧的肉欲。

别急,妈妈,儿子一会就来好好疼疼你。看着妈妈情欲如火的动情神态,秦洛拿开手,低下头含住了妈妈的肉穴,舔了起来。

除了刚刚结婚的那两三年,丈夫秦枫从来没有给甘芸口交过。而一年前意外落入秦铭的魔爪,这个色魔当然不会错过美妇人的味道,几乎每次欢爱时,都要替甘芸用口先来一次,然后再插入。没想到这一次,这个年轻男人也用舌头来舔弄,当阴蒂被秦洛含在嘴吸嘬拉拽时,甘芸啊的情不自禁的喊出来,小小丢了一次。肉穴内的淫液流了出来,秦洛瞧见,当然不会错过,吸溜溜的像是喝粥一样舔了个干净。

「别,嗯哼……嗯嗯……不要,不要再添了,求求你,快来吧。」甘芸娇呼着请求这个让自己欲仙欲死的年轻男人不要再挑逗自己,渴望给自己来一个痛痛快快酣畅淋漓的抽插。

这一次,秦洛不再磨叽,抄起妈妈的腿弯,扶着早就勃硬如钢的鸡巴,在妈妈的阴毛上面蹭了几下,沾了沾妈妈的淫水,狠狠一插,直接全根一起捅入了妈妈的阴道内,情不自禁的仰头一阵呼吸:哦啊,妈妈,我又回来了,我又来日你了……前戏充足,所以两人在性器交接的刹那,两人都身心愉悦已极,在阴道被灌满充实的那一瞬,甘芸就放开喉咙,咿咿呀呀的爽叫起来,配合着秦洛大力的抽送,啪啪啪的声音充斥在房间内。

秦洛耸动屁股,挺着鸡巴在妈妈的肉穴内进进出出,同时双手把妈妈的两个大白奶抓在手中,肆意用力揉捏抚弄,像是一对面团在手中变换着各种各样的形状。

甘芸双手覆盖在秦洛的双手上,不知是要秦洛再用力呢还是让他不要用力,因为她正散乱着头发,头歪向一边,嘴里奏着能让别的男人鸡巴瞬间勃起的乐章:

「啊嗯……啊嗯哼……啊……啊啊……啊啊嗯……嗯啊……呃嗯……啊」妈妈的双腿缠绕在腰间,小脚勾住自己的臀部,嘴里断断续续的呻吟,秦洛知道妈妈现在是快美难言的,油然生出一股自豪之感:妈妈,我能让你快乐的,即使你没有了父亲的宠爱,没有别的男人,我一样能给你性的快乐,妈妈,哦,妈妈,和我在一起吧,我的芸儿……想到此,在穴内不停抽动的鸡巴瞬间又怒涨一圈,硬大已到极限,在妈妈湿湿暖暖的穴内肆虐不休,这是在其他的女人身上不从有过的感觉,那是突破禁忌的快感,跨过道德的边缘,走向了不能走的路。

虽然一条深不见底的不归路,可是秦洛舍不得这份与亲生妈妈水乳交融合二为一的快感,死也要在一起,他想。可他也知道,妈妈是万万不可能如他所想的,他知道妈妈是一个严谨端庄的传统女人,宁愿去死,也不会和自己的儿子交媾,所以决不能让妈妈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就让我化身林阳生来爱你吧,妈妈。

「爽不爽?秦韵美女?」秦洛突然抽出自己的鸡巴,在妈妈的屄毛上面磨蹭,不再进入,故意挑逗妈妈。

穴内突然一阵空虚,满面香汗湿发贴脸的甘芸转过脸来,眼波迷离的望了秦洛一眼,没有言语。

「爽不爽,要不要继续?」秦洛把杵身贴在肉缝上磨蹭,继续挑逗美人妈妈,「你说要,我就继续,不要咱就停下。」「要。」甘芸含住手指,声音细微几不可闻。

「要什么?你说啊。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要什么呢。」「要……要你的大鸡吧……来干我」甘芸陡然想到似曾相识的情景,猛然说出一口自己都不敢相信的脏话。

秦洛也若有所悟,随即邪邪一笑,狰狞的肉棍重新回到出生之地,噗滋噗滋的抽查起来,甘芸的两个大奶没有手掌的束缚,顿时像是受惊的白兔,惊慌失措的蹦来跳去。秦洛双手卡主妈妈的腰,一阵凶猛的抽送,两只蛋蛋来来去去在妈妈的臀部,似要离体而去。

俯身低头,吻住妈妈的小嘴,又换成一轮轻柔的抽插,慢慢插进去,缓缓抽出来,在尽根而入,鸡巴和肉穴周围亮晶晶污浊一片,两人的耻毛都被彻底濡湿了……「芸儿,我累了,换你上来。」秦洛停下,翻躺在床,示意甘芸换个姿势。

甘芸晕乎乎的,没分辨出秦洛说的是芸儿而不是韵儿。

扶着秦洛的鸡巴,对谁小穴,缓缓坐下套住鸡巴,甘芸轻扭腰肢,起起落落,一刻不停地动了起来。秦洛也挺动胯部,配合着妈妈的动作,两手在妈妈的屁股上揉揉捏捏,看着妈妈微闭迷蒙的眼,舞动的秀发,红润的脸庞,心中好不快活:

妈妈,我真是爱死你了。不一会儿,两人就双双达到了高潮。

秦洛抱住妈妈,揽在怀里,一起躺着休息了一会,待稍稍恢复,秦洛挺着鸡巴送入妈妈泥泞不堪的股间,缓缓再次尽根而入,慢慢摇晃耸动起来。这个姿势又别有一番情趣,胸贴着妈妈的背,胯部贴合妈妈的大肥臀,双手抓揉着妈妈的大奶,嵌合的天衣无缝,真不愧是亲生母子。好像回到了小时候,自己生病时搂抱着妈妈睡觉以求得安慰,只是那时是单纯的母子亲情,同样的姿势不同的情景,这次是男欢女爱,鸡巴正插在妈妈的屄里缓缓蠕动呢。嗅着妈妈身上独有的气息,秦洛忍不住含住妈妈的耳垂吻了起来……甘芸挺臀向后,两人腹股相贴严丝合缝慢慢磨了起来……床上运动一会,秦洛抱着甘芸,缓缓走向落地窗,甘芸像是一个溺水的人,四肢死死缠绕在秦洛身上,鸡巴还插在屄里,走动间,研磨耸动,快感不断,淫水在地板上滴落,洒出一道湿痕……走到落地窗前,秦洛让甘芸趴扶在窗口,从后面进入,势大力沉的开始撞击,甘芸的大屁股随之一阵阵抖动……「怎么样,爽不爽,干得你爽不爽?」秦洛粗声粗气的问。

「嗯啊……嗯……爽……好爽嗯……啊啊」甘芸神志迷糊,脸贴在窗口,身子颤抖摇摇欲坠。

秦洛感到妈妈体内肉壁缓缓蠕动收缩,传来一股吸力,快感越积越浓,渐渐加速,马上就要再次喷射,情不自禁的说:「哦,芸儿,我快不行了……」浑没留意,他说话的腔调已经恢复了秦洛原本的声音!

「我快不行了」几个字清清楚楚的传入到甘芸的耳中,犹如一记响雷在耳边炸开,晕乎乎的脑袋登时清醒过来,屁股被撞得啪啪啪一直作响,她此时身子木木的无任何感觉,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在翻滚:「儿子小洛的声音?!不可能的,一定是听错了,一定是听错了!可是……可是那声音真的与儿子一模一样啊,当妈妈的怎么会分辨不出自己儿子的声音呢?怎么办?」秦洛对甘芸的异样一无所察,他只是低头凝视着他和妈妈的交合处,自己的鸡巴在妈妈的屄里,进进出出,出出进进,每次进出,都带动妈妈屄里的粉褐色软肉躲进去翻出来,那种情景让他时时刻刻记得:他在肏弄得不是别的女人,是生他养他的女人,是他的妈妈。所以,无疑这让他心潮澎湃不能自已,而且妈妈的阴毛都湿淋淋的,不断的有淫水从屄里流出,滴滴落落,打湿一片地毯。听到母亲颤颤抖抖问自己:「你刚……刚刚说什么?」头也不抬的答:「我快射了,咱俩一起吧。」千真万确确确实实是秦洛!

她的亲生儿子!

儿子!

她的儿子正在身后捧着自己的屁股,在肏她!肏她……甘芸瞬间从天堂跌进了地狱,不,比地狱还可怕,仿佛是见到了世上最最恐怖的一幕,眼前一阵漆黑,三魂七魄似乎都离体而去,整个人都瘫软掉了,扶在床上的手臂跌落,人也慢慢滑落。

秦洛正弄得爽快,并不知道甘芸已经发现自己的身份,还以为妈妈被自己干得脱力了呢,赶忙扶住妈妈的腰部,调笑:「这么不济事,这就没有力气了?」一开口,自己也蒙了,自己的声音变回来了!!!

「滚!滚!滚开!快滚开啊!」甘芸终于回过神来,一边泪流满面的哭泣叫骂,一边用手脚并用挣扎推拒,试图阻止秦洛的动作!

此刻的秦洛是快感至上压倒一切的时候,他明白妈妈发现了自己的身份,他知道妈妈是如何的痛苦绝望,可他现在就要奔向高潮,就要射精了,他不但没停下,还不理会妈妈的纠结厮打,双手用力卡主妈妈的小腰,鸡巴毫不迟疑的啪啪啪的加速到极限,有些强奸妈妈的意味:「妈!妈妈!妈妈!对不起……对不起……妈妈……哦妈妈……等下……啊……妈妈!」终于在不知道是在道歉中还是在爽呼中,鸡巴跳动,然后在妈妈的体内奇烈的喷射出来……清晰感觉到儿子的第一波精液强烈的击打在子宫壁上,甚至能体会到那热度,虽然万分不愿意,可是阴道内也立即给予回应,小腹抽动,猛烈的也泄了身子。

甘芸涕泪横流的脸上,涌出一股绝望的苍白之色,她此刻宁愿立即死去!她奋起最后一击,汇聚全身的力量把正在射精的儿子的鸡巴推离自己的体内……鸡巴离体,射精还在继续,一股脑的喷在了甘芸的丰臀和腰部,甚至还有一些打到了她的秀发……一时间,鸦雀无声,室内死一般的静谧。

母子二人第一次真真正正的赤裸相对,画面奇诡:秦洛低头呆愣无措的站立一边,软踏踏的鸡巴静卧胯下。甘芸浑身星星点点的白浊液体,四肢朝下趴在地上,小腹还一阵阵抽动,带着身子一阵阵颤动……屋内,只有一股极为淫靡的气息在母子间缓缓涌动……

      字节数:23326

【完】

评分
All other trademark and copyright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holders. All clips are collected from outside sources. No videos are hosted on this server. If you have any legal issues please contact the appropriate media file owners or host sites. And you can also contact us. JAV Free, JAV 720p, JAV Download, JAV Streaming, Jav Uncensored, Jav Censored, Jav Online, JAV Sex Movies, JAV Porn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