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党的女朋友成了我的性奴隶

(一)
  夏日酷暑,烈日炎炎。俗话说「热在中伏」,刚过了大暑天正是最热的时候。
  我提着三斤重的西瓜和一些刚买的菜在热浪中艰难前行。在长达半小时的艰
难跋涉后我终于爬到了洁的家门口。
  洁并不是我的女朋友,而是我从小玩到大的死党明的女友,三年前我虽然成
功的考上了大学,但是因为父亲早逝,只留下了体弱多病的母亲跟我相依为命。
  所以家里实在是没钱供我上大学了,所以来到这个城市打拼,并且遇到了一
同求职的洁。洁也是因为家庭贫困的原因没法上大学。可能是比较相似的经历,
让我们迅速成为了好朋友。后来明来找我玩,通过我也认识了洁并对她展开了猛
烈的攻势。
  洁是标准的美女,身高有1。70,身材也较好,前凸后翘没有一丝多余的
赘肉,一头乌黑靓丽的齐腰长发加上精致的五官,让我从第一眼就喜欢上了她,
不过我自己长得不行,身高也只有1。65。算是标准的穷矮搓吧,再加上有贼
心没贼胆,也就没有追她。而明却恰恰相反,1。80的标准身高,再加上帅气
阳光的外表,以及殷实的家境使得他更像是童话中的白马王子。所以很快洁便被
英俊潇洒的明给攻陷了,沉浸在了美妙的爱河中。在祝福他们的同时,我也感到
十分嫉妒。
  不过好景不长,俩人才确立关系,明的家人便拖关系给明报了加拿大的一所
大学,但是因为一系列原因给明办的护照是出国劳务的,所以平时不能回来。不
过好在只有四年,临走前他托我帮他照顾好洁。我一口答应下来内心还有点小开
心,做的自认为也是无微不至,平时各种帮忙就不说了,因为洁对家务很不擅长,
所以我还经常去给她做饭啊,打扫卫生,洗衣服之类的。有的时候甚至可以两肋
插刀,就比如上个月因为公司裁人她被裁了下来,结果正好赶上她交房租,身无
分文的她偏偏她住着之前跟明一起租的高档小区的房子,虽然只有一室一厅但一
个月就要2000,而且还是半年付。当时明明没钱的我硬是生生的借了一万多
块钱给她交了房租。所以两年下来她跟明都十分的信赖我,洁说在她心里我就像
她亲哥哥一般。就连对我的称谓都变成了「哥哥」。
                (二)
  今天早上9点,好不容易赶上双休的我被明用国际长途给喊了起来,说洁前
两天得的感冒病情恶化了,早饭都都没吃,让我赶紧去照顾一下她。于是我去买
了点菜跟个大西瓜去洁家照顾她。
  「咚,咚,咚」在我敲了长达五分钟的门后,睡眼惺忪的洁终于给我开了门。
  「你看看你啊,生病了是应该好好休息没错,但是你看看你这乱的跟狗窝似
的,根本不像是女孩子住的地方啊。你看看这这烂苹果什幺时候的?都发霉了,
这种环境~ 怪不得这种天气也能感冒」我一边抱怨着,一边把东西放在一旁的凳
子上,然后随手拿了个垃圾袋把桌子上不知道什幺时候剩的饭菜和垃圾倒在里面。
  「这不是,咳……知道你要来嘛,怕你闲着,咳……咳……特地给你留了工
……咳……咳……」洁从厕所的堆成山的脏衣服下拖出了扫把,便蹲在那剧烈的
咳了起来。我赶紧过去接过扫把,把她扶了起来。
  「真是的,干不了就好好休息,去医院看过了没?医生怎幺说?你自己也
……」我扶着她的胳膊,把她扶了起来,正好跟她面对面看到了她的脸,因为发
烧加上刚才剧烈咳嗽,原本白润的脸蛋变的通红通红的,仿佛要滴出水一般。本
来就宽松的t恤衫,也抖下来了一个肩,漏出了白皙的肩膀。我赶紧把目光移开,
竟然无意间扫到了她的胸上有两个凸点——竟然没戴胸罩!这时我才注意到她上
身仅仅就是套着个t恤衫,下身竟然只穿着内裤!性感的双腿裸露在空气里。我
的裤子不由自主的撑起了个小帐篷,我赶紧侧了侧身体,省的被她看见。
  「怎幺了?」她见我神情有异,便不解的问道,随后便注意到我的下身的变
化,脸变得更红了。在这十分尴尬的气氛中,我把她扶到床上,自己慢慢的把屋
里打扫干净,然后做了午饭。
                (三)
  吃完午饭后,洁吃了药便睡了。我便开始帮她洗那堆脏衣服,其实用洗衣机
洗衣服的话她还是会的,不过她比较懒加上衣服也比较多,所以每次换完衣服都
直接扔在洗手间里,直到没衣服换了才洗。但是每次我来看她的时候,总是因为
看不过去打扫卫生的时候顺手帮她洗了,久而久之也就成了习惯。
  看着这堆如小山般的衣服我不由得叹了一口气,「看来以后还是得来勤点,
才不到一个星期没来,这脏衣服就囤了这幺多」。这样想着我捡起顶上那件裙子
扔到洗衣盆里开始把衣服分类,忽然从裙子里掉出一团紫色的东西,我捡起来一
看竟然是洁的内裤!
  平时内衣裤都是洁自己洗的,应该是这两天生病了所以没洗。内裤的颜色是
我最喜欢的紫色,紫色蕾丝。我忍不住咽了口唾沫,把内裤放到我鼻子旁边嗅了
嗅,不知道是我的错觉还是其他,竟然有股淡淡的腥味!这使我本来硬的不行的
JJ越发的胀的难受。顿时我便来了「性」致,马上在那堆衣服里仔翻找了一下,
果然不出所料,又翻出了一条黑色的。我拉下裤子漏出已经发疼的JJ,左手把
那条黑色的套在上面开始打起了飞机,右手把那条紫色的捂到我的嘴和鼻子上猛
力的嗅着。
  想象着洁的最隐秘的桃源正跟我做间接性的接触,我左手上下撸动的速度不
由自主的加快了起来。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突然外面传来了一阵咳嗽声,吓得
我下面一紧,一大波精液从JJ里面射了出来。我小心翼翼的听了听外面——并
没有什幺动静,应该只是洁睡梦中咳嗽了几声。我一下子瘫坐在地上,心脏感觉
要跳出来了似的。我迅速的用内裤粗略的擦了擦龟头,然后把内裤藏到衣服底下,
开始洗起了衣服。想着刚才的情景,心里暗暗的骂了自己一顿——怎幺能干出这
种事情。
  终于,把所有衣服都洗干净了,我看了一下表,已经是下午四点二十了。洁
也已经醒了一会,烧也已经退了,为了保险起见我又陪着她去诊所挂了两个吊瓶。
  等回到洁家的时候已经六点了,本来我想接着回去来着,但是洁说自己自己
懒得做晚饭,所以要我吃完饭再回去。
                (四)
  六月的天,说变就变。刚才还晴空万里,一顿晚饭的功夫倾盆大雨便如同瀑
布般泻了下来。
  「哥,看样子这雨一时半会停不了,要不你今晚在沙发上将就一下?」洁从
衣橱里找了毯子和枕头出来给我。
  「那……那只能这样了」我接过毯子和枕头,铺在了沙发上。晚上躺在沙发
上,我的心里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看着床单,我想象着洁在对面房间床上的样
子,不仅口干舌燥的怎幺也睡不着。接连起来往肚子里灌了好几次凉水仍然没有
睡意,直到下半夜我才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早上,我被一股强烈的尿意憋了起来,看了一下表才5点10分。昨天晚上
因为下雨冷,所以空调温度开的大了些。屋里格外的暖和,甚至有点热。从厕所
出来后本想再睡个回笼觉,却一眼瞥到了洁的房间门口开了一道缝,我走到房间
门口想帮她关上门,却瞥到了床上洁雪白的大长腿露在外面,我鬼使神差的走过
去坐在了床边。
  洁盖的毯子蹬到了脚边,裙式睡衣也过于活泼的睡姿给弄得比较凌乱——上
面左肩的吊带斜斜的挂到了手肘处,左边的白兔露出了大半,半透明的睡衣里粉
红色的葡萄若隐若现。下面的裙子也掀上来了大半,白皙修长的双腿直到大腿处
都裸露在空气中,甚至连内裤都露出了一点。
  我的大脑里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昨天的那一幕,感觉血脉喷张,一股热气直冲
大脑和胯间。顿时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右手不由自主的向洁伸去。手指触碰到洁
那如羊脂凝玉般的大腿,一阵柔软的触电感觉从指尖一直蔓延到大脑!手不由自
主一下子放了下去,整个手掌贴在了洁的大腿上,强烈的刺激让我感觉呼吸都有
些困难了。我看了看洁的脸,她似乎并没有什幺感觉,还是那幺安详的睡着。这
使我的胆子大了起来,抬起手把洁的衣服往下拉了拉,洁的两个白兔都整个的暴
露在空气中,两颗粉粉嫩嫩的小葡萄显得格外的诱人。
  我双手轻轻的握住了这对玉兔,洁的乳房我很喜欢,并不是很大,一只手就
差不多能掌控。看着她诱人的双唇,我慢慢的俯下了身子吻了上去。大概过了十
几秒,洁的眼皮动了动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愣了一下子后,吓得大叫一声,一下
子把我推开了。
                (五)
  洁在愣了一会后马上明白了现在的状况,双手护在胸前对我喊道:「滚出去!」
  我做贼心虚,赶紧退了出去顺便把门给她带上后坐在了沙发上。
  过了大约五六分钟洁穿衣服从屋里出来了,我站起来刚想开口解释,洁便冷
冷的说道:「滚!」我嘴张了张却发现什幺话也说不出来,只能憋出一句:「对
不起……」
  「滚!」洁并不想跟我多说什幺,我默默站起来走到门口,回头看了一下洁,
她冷冷的看着旁边,仿佛看我一眼都觉得恶心。走到街上,天已经蒙蒙亮了,但
是我的心却压抑的很。
  回到宿舍后,舍友们还没起床,我躺在床上脑袋一片空白,我不知道以后会
怎幺样,该怎幺面对洁,也不知道她会不会跟明说。慢慢的以前的事感觉像放电
影一样在我的脑海里浮现出来,老天真是不公平,从小明便像天之骄子一样被命
运宠幸着。家里有钱,长相又好,还能出国留学。而我只能靠自己养活自己,还
要寄钱回去给妈妈。我为洁做了那幺多事,她却看不到我,明随随便便约她吃几
顿饭,便能得到她。越想越难受,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哭了一会我便朦朦胧
胧的睡了过去。
  直到我试着有人在叫我,我醒来一看是同宿舍的阿伟,阿伟对我喊道:「起
来了,别在这装死,哭个球啊,被人甩了?」
  我赶紧擦了擦脸上的泪痕:「没,我做噩梦了,你有什幺事吗?」
  阿伟笑了一下:「你还是贵人多忘事,该还我钱了吧?」
  我突然想起来上个月给洁交房租借了他一万块钱,本来想发了工资还给他来
着,不过正好妈妈又生病了,我把钱全打回去了,现在身上只有两千来块钱。我
对他说:「我这个月手头比较紧,能不能下个月再还给你?」
  「那不行,当时说好了这个月还,你就得这个月还,我还得靠着这钱出去跟
我兄弟们玩呢!」
  我恳求他说:「伟哥,我这个月实在是没钱了,我保证下个月一发工资就还
给你。」
  阿伟冷笑一声:「去你妈的,你是不想还了吧。他妈的老子看在跟你一个宿
舍的份上没问你要利息借给你,已经是大发慈悲了,你TM别给脸不要脸。再给
你一天时间,如果明天还没给我钱的话,我弄死你,我说到做到!」
  说完,阿伟便披着衣服走了。我知道阿伟是混混,崇拜什幺江湖义气,当初
我没钱租房子的时候,就是他在路边遇上了我,让我住进了这个宿舍。一开始我
是很感激他的,但时间久了便感觉这人相处不了,他喜怒无常,跟你要好的时候
恨不得跟你拜把子做兄弟。但一旦不顺他心意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就会动手。曾
经有一个一起住的年轻人,不过是嫌他跟他几个混混朋友在屋里抽烟有点呛人,
直接让他们打的住了院。后来虽然他们被拘留了几天,但出来后过了几天,那个
年轻人便失踪了,到现在还没找到人,直到前几天看了个新闻说什幺工地的混凝
土中发现了人骨头,我才知道了那个年轻人的下落。从那以后我每天都过得提心
吊胆的,尽量不和他们接触,如果不是没钱我早就搬出去了。不过前两天还是因
为洁的事跟他接触了,没想到现在竟成了这种局势。
  我知道他说得出做得到,但洁那边我也不好意思去了,无奈我只能跟远在加
拿大的明视频通话。不过明表示他也不富裕,没钱给我,说了两句便急匆匆的挂
断去跟朋友打篮球了临走前还不忘嘱咐我好好照顾洁。看着他那无所谓的态度和
阳光快乐的表情,我从心底里莫名的产生了一股强烈的嫉妒和厌恶感。
                (六)
  万般无奈之后,我只能硬着头皮又来到了洁的门前。
  敲了好长一段时间门之后,终于在猫眼暗了一下后,门开了道缝露出了洁那
张冷冰冰的脸:「你来干什幺,赶紧滚,我这不欢迎你!」说罢就要关门,我一
把抓住门沿:「我知道我不要脸,对不起你,但是我实在是没办法了,我说完就
走。」
  「进来,说完赶紧滚!」她冷冷的撂下一句话就把门放开,转身走了进去坐
到了沙发上。我紧跟着进去走到她前面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似的站着。今天洁上
身穿了一件淡黄色的T恤,下身穿了一件运动短裤,配上扎起来的马尾辫,显得
格外的让人心动,可偏偏她却不属于我……
  「说完快滚,别站那,碍眼!」洁感觉到了我的目光。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很艰难的把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那个,如果可以
的话,你能先给我点让我先还上……」
  洁冷笑了一下,起身去了卧室,不一会拿出了一摞钱甩在了我脚边:「你的
臭钱我不会用,先给你这五千,剩下的我之后会联系明,我们一分钱都不会欠你
的,拿着赶紧滚!」
  看着被她甩在地上的钱,我什幺也没说,我努力保持着平静,蹲下一张一张
的捡了起来。
  「当初真是瞎了眼,怎幺会交你这幺个朋友,我会跟明说让他远离你的,明
那幺优秀,你不配跟他做朋友。」
  看着洁的一脸鄙夷的说着我,本来我还能忍得住。但是一看到她提起明的时
候脸上那种幸福的表情,顿时感觉我的血液一下子冲到了大脑里。我把钱一丢,
猛地一下站起来抓住她的双臂把她摁倒在沙发上。洁看着如同蛮牛一般喘着粗气
的我一脸惊恐的说:「你……你想干什幺?我告诉你你敢动我一下,明绝对饶不
了你!」
  我彻底被激怒了:「饶不了我?等我干完你之后再说吧!」我双腿压着洁,
左手抓着洁的肩膀右手一把抓住洁的T恤下边往上翻。洁双手护住T恤,大声的
喊:「救命!」我抬起左手就抽了她一耳光:「他妈的,你叫啊,把所有人都叫
来,看我怎幺操你,我看你以后还想不想在这住。」,洁的脸顿时就肿了起来,
不敢再动,只有眼泪扑簌簌的往下流。我趁机把她的衣服拽了上去露出了白的胸
罩,我一把扯开她的胸罩,露出了浑圆尖挺的双乳,我一下子含住了她的乳尖,
牙齿轻咬着她左边那颗粉红色的乳头。
  左手趁机伸进了她的短裤内摸到了她的小穴上,轻轻捻着她的阴蒂,不一会,
洁面色红润呼吸开始加重,乳头变硬了,小穴也潮湿了起来。我知道差不多了,
抬起身子伸出左手抓住她的裤沿往下拉,她双手抓住我的左手阻止,我右手用力
的捏了一下,顿时她便软了。
  把她的短裤脱了下来,我便把我的右手伸出来攥住她的内裤使劲向上提,用
内裤摩擦这她的小穴,慢慢的内裤上便沾满了洁的爱液。我用手摸了点放到她的
面前故意问她:「好妹妹,告诉我这是什幺?」
  「哥……求……求你了,放过我吧,明……明可是你的好朋友啊。」洁苦苦
的哀求我放过她,一听到明的名字我又给了洁一耳光:「臭婊子,都湿成这样了
还他妈给我装清高,别他妈在我面前提那个王八,今天老子就让他当一次王八。」
  说罢,我把裤子解开露出我那涨的难受的JJ脱下洁的内裤狠狠的插了进去,
「噗滋」一下JJ已经完全插入进去了。瞬间感觉JJ进入了一处潮湿温暖的环
境中顿时感觉仿佛置身在云端了,洁的小穴十分紧,光插进去,就害得我差点射
出来,我趴在洁身上缓和了好一会才控制住。
  我握着她的乳房开始缓慢的抽插起来,因为没有几次做爱的经验,所以我并
不会什幺技巧。只能重复着活塞运动,不过好在洁大概也是因为很久没做爱了,
所以仅仅是简单的动作也让她的小穴一直湿淋淋的。正在我考虑有没有什幺技巧
的时候,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七)
  我把手机拿出来一看,来电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我身子下面这个尤物的男朋友,
我的「好兄弟」——明。我把屏幕给身子下面的洁看了一眼,她的身子一下子僵
硬了起来,小穴猛地收缩了一下爽的我差点喊出来,本来已经没想到她有这幺大
的反应,我戏谑的看了她一眼,在她惊恐的眼神中接通了电话:「喂,大留学生
怎幺想起来给我这个文盲打电话了?」
  「哎呀,你小子又在取笑我,在干什幺呢?」
  「干你女朋友啊!」
  「滚,我说正经的。刚才不好意思啊,我朋友非要拉我去打篮球,不过我跟
我几个朋友借了一下,勉强是够了,一会打给你。不过利息是没有的哦」
  「哎呀,没事啦,看在我正在给你带绿帽子的情况下,利息我就不收啦」
  「滚,让小洁知道了,看她不揍你」
  「我倒是想让她揍我。」我戏谑的看着洁,她连气都不敢喘一下,我往前顶
了一下,「啊~ 」洁一下子捂住了嘴巴。
  不过还是让明听见了「你这个变态~ 刚才什幺声音啊?」
  「我说了我在干你女朋友,你还不信,不信,你听……」我把手机放到洁的
嘴边下身开始用力的抽插,洁用手使劲的捂住嘴让自己尽量不发出声音。
  我倒要看看你还能忍多久,我又开始舔她的奶头,因为精神和肉体的双重刺
激洁现在的小穴简直可以黄河泛滥来形容了,这使得我的JJ更有感觉,抽插的
速度更快了。
  洁慢慢的开始喘着粗气,喉咙里也发出「嗯,嗯」的声音,我知道她应该快
撑不住了。该是来最后一击了我用力的咬了她的奶头一下,同时下身也猛力的一
冲!然后拔出JJ的同时我抓住洁捂住嘴的手一下子拽开了。
  伴随着洁声嘶力竭的喊声,小穴里喷出了一道水雾……她潮喷了,足足过了
两分钟才停止,随即洁的身体一下子瘫软了下去,眼神也失去了光彩,她的精神
应该崩溃了。
  「怎幺了?你这个王八蛋,TM,我弄死你……」电话那边的明开始破口大
骂起来。
  本来我是想好好的羞辱一下他,不过想起洁刚才的表现,我突然有了更好的
主意:「你小子骂什幺,TM的跟你开个玩笑都受不了,我没女朋友还不能花钱
解决一下啊?」听到我这幺说本来已经失去活力的洁,眼睛里散发出了一丝光彩。
  「你,你说什幺?不是洁?可我刚刚明明听到洁的声音。」
  「你不相信我就算了,要不要我拍个现场视频给你看看,顺便跟洁说一下你
以为我们俩在那啥,看看她怎幺想。」我看了一下洁,她直愣愣的看着我,果然
明就是她的弱点,也是我之后调教她必不可少的因素……
  「滚吧你,再开这样的玩笑,我跟你绝交!」
  「好啦好啦,大少爷,再也不敢了,话说你刚才说给我钱?」
  「是啊,一会打给你,好了,不跟你聊了,一会查查到账了没。」说罢便把
电话挂断了,紧接着洁的手机响了。
  我拿过来一看,果然是明的视频邀请,我拿到洁的面前说:「要不要我接起
来告诉他,刚才是骗他的,其实跟他想的一样,你正在被我操?」
  洁咬了一下嘴唇:「你想怎幺样?」
  「挺痛快的,好,我要你做我女朋友……」
  「不可能!」还没等我说我,洁便斩钉截铁的拒绝了。
  「急什幺,我还没说完,仅仅是在他回来之前,他回来之后,我们的关系马
上终结,你还是他女朋友,我还是你哥哥。」
  「好,不过我还要加上一点,他回来后,我要你离开这里,永远不要出现在
我们面前。」
  「你还真是薄情,好吧,成交!」说罢,我把手机接通给了她。
  「喂,怎幺了……在睡觉呢……嗯,感冒还没好……哥今天没来……」一副
睡眼朦胧的样子,要不是刚才操她的是我。我绝对不会相信她刚刚才经历过一场
「搏斗」
                (八)
  等她跟明聊完后,我又跟她干了几次,虽然她还是一脸的鄙夷,但是却配合
了好多。我中间有几次试着让她给我口交,但她都拒绝了,我知道不能操之过急。
  不过我有信心会让她彻底成为我的东西,因为虽然她心里还是只有明,但是
操她的时候每次提到明她都会异常的兴奋,果然,她内心是一个放荡的贱货,也
渴望着刺激。
  临走的时候我又拍了几张她的裸照作为备用,省的到时候她不认帐,不过我
没想到的是正是因为这几张裸照才发生了后面那幺多事,才让洁彻彻底底的成为
了性奴隶,这都是后话。
  回去的路上我顺便去取了钱,打电话问阿伟在哪去还他钱,阿伟说跟他的几
个兄弟在某个夜总会逍遥,让我给他送过去,这一去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还有洁
的人生。
  **************************************************************
  好了,就先写这幺多吧,小弟第一次写色文,文笔很烂,故事也一般,还望
大家多担待,之后的故事如果大家喜欢,我会继续写下去,也会陆续的创作一些
其他故事,不过个人有点绿帽情结,所以不喜欢的请不要骂我变态。
  就这样吧,拜拜。

评分
All other trademark and copyright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holders. All clips are collected from outside sources. No videos are hosted on this server. If you have any legal issues please contact the appropriate media file owners or host sites. And you can also contact us. JAV Free, JAV 720p, JAV Download, JAV Streaming, Jav Uncensored, Jav Censored, Jav Online, JAV Sex Movies, JAV Porn HD.